科技公司的两种哲学:帮人类做事 vs 为人类赋能|杭高投思享会

2018-05-16 09:15:311354

联盟菌:Facebook的F8大会,谷歌的 I / O 大会,微软的Build 大会已经召开。这些大会,不仅传递了这些巨头的新业务与变化,还传递出了这些巨头公司运营背后的哲学观念。今天这篇分享编译自著名分析师Ben Thompson的一篇文章,详细阐述了科技公司背后的两种哲学:帮人类做事与为人类赋能。在他看来,两种哲学都是必不可少的,在不同的哲学指导下,科技公司的发展方向也会有所不同。


微信图片1.jpg


虽然离苹果的开发者大会还有几周时间,但我觉得,可以肯定地说,谷歌 I / O 大会主题演讲上的Google Duplex演示,将是技术会议季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如果你还有没看过,我强烈建议你看下。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的是如何切入这一部分的:


我们对Assistant的愿景是帮助你完成任务。


以及他如何结束这一部分的:


所有这一切的共同主题是,我们正在努力为用户节省时间。在谷歌,我们一直对此非常痴迷。就搜索来说,我们一直痴迷于让用户快速得到答案,并给予他们想要的东西。


在谷歌看来,计算机可以帮助你完成任务,通过帮你做事来节省时间。Duplex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一台能够为你打电话的计算机。而且,这个概念也适用于谷歌许多其他的演示,特别是那些基于人工智能的演示:谷歌照片不仅会对你的照片进行分类和标记,现在还会提出具体的编辑建议;谷歌新闻会为你找到你需要的新闻,谷歌地图会为你在附近找到新的餐馆和商店。而且,恰如其分的是,主题演讲以Waymo结束,它将载着你。


谷歌和 Facebook 的哲学


一个星期前,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Facebook F8大会的主题演讲中,也有一个特别的部分让我印象深刻:


我相信我们需要设计一种技术,来帮助人们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我相信这种情况不会自己发生。因此,要做到这一点,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就是,有一天我们的技术需要更多地关注人们和我们的关系。现在,我们不能保证我们能做好这件事。这是一件艰难的事情。我们会犯错误,错误将产生后果,我们需要纠正它们。但我可以保证的是,如果我们不在这个问题上努力,这个世界自己不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Facebook不仅想为你做事,还想做其首席执行官明确表示不会做的事情。然而,过去一年里,救世主般的热情似乎压倒了扎克伯格,这仅仅意味着Facebook采用了一种比谷歌更极端的做法,但这背后的哲学是一致的:计算机为人类做事。


微软和苹果的哲学


早些时候,在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 (Satya Nadella) 在微软 Build 大会发表主题演讲时,用了一种截然不同的说法;在描述了计算机变得无形,无处不在之后,纳德拉说:


这是我们的机会。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无止境的,但我们也有责任。我们有责任确保这些技术赋予每个人权力,让这些技术通过确保每个行业都能增长和创造就业机会,来创造公平的增长。作为技术行业中的一员,我们有责任建立人们对技术的信任。


汉斯·乔纳斯(Hans Jonas)是一位在五、六十年代工作的哲学家,他写了一篇关于技术和责任的论文……他谈到了要行动,来让行动的效果与永恒的或真正的生活相容。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因为他所说的技术的力量,远远超过了我们完全控制它的能力,尤其是它对后代的影响。因此,我们需要制定一套原则来指导我们做出选择,因为我们做出的选择将决定未来...…


正是这种机会和责任,使我们有理由履行使命,赋予地球上每一个人和每一个组织权力,让它们取得更多的成就。我们专注于技术构建,这样我们就可以增强其他人构建更多技术的能力。我们已经调整了我们的使命,我们构建的产品,我们的商业模式,因此你们的成功就是我们成功的关键。这是完全一致的。


这是技术行业的第二种哲学,它与另一种哲学截然相反:人们期望的不是计算机为你工作,而是计算机使你能够更好、更高效地完成工作。在这种哲学的指导下,责任就不同了。在谷歌主题演讲开场上,皮查伊承认,“我们感到有一种很深的责任感,去做正确的事情”,但这种说法的内涵是谷歌的中心地位和其管理者的直接责任。另一方面,纳德拉坚持认为,责任在于技术行业集体,以及我们所有寻求单独利用技术的人。


计算机是头脑的自行车


第二种哲学,即计算机是对人类的一种帮助,而不是他们的替代物,是两者中较老的一种;它最大的支持者,是微软最大的竞争对手,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他选择的类比是自行车:


我小时候曾在《科学美国人》上读过一篇文章,文中对比了地球上各种不同物种的移动速率,比如鸟,猫,狗,鱼,山羊等等,当然还有人类,计算它们每移动一公里消耗的热量,最后秃鹫赢了,它的移动效率最高。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排在倒数几位。不过,杂志特地测量了人类骑自行车的速率。结果把秃鹫远远甩在了身后,在排名上遥遥领先。这篇文章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人类擅长发明工具,工具赋予我们奇妙的能力。苹果以前有一条广告:计算机是头脑的自行车,我坚信如果将来有人回顾人类历史,计算机将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这正是纳德拉所追求的:“赋予地球上每个人和每个组织权力,以取得更多成就”就是“增强这些人和组织的固有能力”;我们的目标不是为他们做事,而是让他们做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此外,需要补充的是,苹果和微软在同一个哲学上仍然存在很大分歧。


鸡和蛋的问题


有人认为,这两种哲学源自于它们的历史背景。苹果和微软这两家"头脑自行车"公司成立的时间,只相隔一年,而且几十年来商业模式大致相似:当然,微软销售软件,而苹果销售软件差异化的硬件,但这两家公司的核心都是个人电脑公司,进而也是平台。


微信图片2.jpg


另一方面,谷歌和Facebook是互联网的产物,互联网不是通向平台的,而是通向聚合者的。虽然平台需要第三方发挥作用,并通过创建生态系统来构建护城河,但聚合者凭借其固有的实用性,来吸引用户,随着时间的推移,供应商如果希望触达用户,就别无选择,只能遵从聚合者的规则。


微信图片3.jpg


商业模式源于这些基本的差异:平台提供商没有广告空间,因为平台的主要功能,是为用户实际需要的应用程序提供舞台。另一方面,聚合者,特别是谷歌和Facebook,主要是处理信息,广告也不过是另一种信息。此外,由于聚合者差异化的关键点是其平台上的用户数量,广告是唯一可能的商业模式;当涉及到广泛采用时,没有比“免费”更重要的吸引点了。


尽管如此,这并没有减少这两种哲学的真实性:谷歌和Facebook一直以为用户做事为前提,就像微软和苹果,一直致力于让用户和开发人员能够做出更多自己完全无法预见的事情一样。


科技公司的阴和阳


有两种哲学,并不一定意味着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现实是,我们需要两种哲学。有些问题最好靠人类的聪明才智来解决,微软和苹果等公司使这些问题得以解决;有些问题则是需要通过集体行动来解决的。不过,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谷歌和Facebook从根本上来说更加危险:集体行动传统上是政府的领域,其最佳形式是受民众意愿的限制。另一方面,谷歌和Facebook则不对任何人负责。它们最近受到审查是应该的,甚至可以说应该受到更多的审查。


不过,这种审查以及由此产生的任何法规,都不能忽视这种哲学分歧:创造新的可能性的平台——不仅仅是苹果和微软——在应对即将到来的计算机为人们提供就业机会的浪潮方面,是最重要的经济力量。所以,针对聚合者但限制平台的法规将不可避免地弊大于利。


事实是,我上周写到用户的极度挑剔的情绪,不仅是低端业务颠覆的解药,也是乐观的理由:正如我指出的那样,像苹果和亚马逊这样的公司,从长远来看,可以通过提供卓越的用户体验赢得胜利,但更重要的是,不满的情绪带来的红利,将为建立新企业和创造新的工作机会来缓解这种不满情绪开辟一片新天地。为此,我们需要建立这些平台,是的,我们需要人工智能来为我们做事,这样我们才有时间。


微信图片A.png

杭州市高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是杭州市政府授权杭州市科委出资成立并管理的国有投资公司,注册资本22亿元。旗下业务包括杭州市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天使投资引导基金、政策性担保及其它投融资服务。公司被评为科技金融控股集团十强,名列中国备案创业投资企业管理资产第26位。

展示杭州投融生态

与你一起探索科技+金融背后奥妙!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

微信图片B.jpg

微信号:杭州投融联盟